《探寻生命的真实--静坐散记》序

更新时间:2019-11-15 10:45:34 作者: 阅读次数:

了凡四训了凡四训原文了凡四训讲记

《探寻生命的真实---静坐散记》序文

《静坐散记》一书,乃张公尚德先生于湘潭道南书院主持七日禅修,一时蕴识含灵之士云集,皆以禅定力,服智慧药,成为一大传法因缘盛事,入室弟子黄君高正博士辞去格林威治大学教授任职,掩关潜修,费时月余,依据录音如实记录之语汇也。先生早年曾就读台湾大学哲学系,师事殷海光、方东美、陈康诸名宿,覃思探问,孜孜勤学,晚年尝撰回忆之文,以为浸淫既久,沾溉颇深,熏习甚重,影响终生,实为日后契入形上本体之增上善缘。同时又与禅门巨擘南公怀瑾交往,徘徊于哲学与宗门之间,备尝人生艰难,饱览世事沧桑,力求超拔于其间,而又回馈于社会,从未放弃修行内证之工夫,最终于四十八岁大获证悟,得千圣不传之心印。证境中只觉虚空须弥粉碎,大地平沉,有如脱胎换骨,死而后活,可谓经历千径万蹊,最终收拾行装回家。又因悟道之因缘,实多有赖南公接引之力,故终生视其为法身之师,如来藏真性证入之引领者,拳拳服膺,执礼颇恭。盖若无明师指路,缺少善知识助缘,又曷能超然百亿时劫,栖神一行三昧,永往常寂光之中,挺拔于无生之界,安然乎不动之地耶?如欲进一步了解其人与学,则不妨继续绎读其早年译作《革命的剖析》、《自由的哲学》、《通往奴役之路》、《开放社会及其敌人》,以及自撰《从分析的命辞到综合的命辞》、《中国人是真的》、《到禅之路》、《禅的超越性》等著述,即可略窥其一生心路历程,皆在探求生命之奥义,人性之真实,存在之缘由,生死之究竟,永恒之大道,最终辄斩藤除葛,去障解缚,一路破五关斩六将,骑赤兔马追风驰骋,往来于天上地下人间,冥游乎寥廓清寂境域,与绝对之真善美无别无二,法报化三身完全合一,慧发天真,智出圆明,非特见证肉身本可成道,亦足以说明无位真人如何能自由出入于面目乎?。

\

禅宗一门,自达摩东来,师徒授受,薪尽火传,皆单提直指,鼓励学者直契向上一路,洞达不二法性。自初祖一线单传,终演成二派五宗,大德高僧风起云涌,一时蔚成洋洋胜国。以心传心之宗风,始终绵延而未绝。灵山拈花宗旨,已成东土文明花果。惟降至晚近,禅风陵替,宗旨衰竭,故梁启超尝言:“震旦末法流行,数百年来,宗门之人,耽乐小乘,堕断常见,以为佛法皆清净而已,寂灭而已。岂知大乘之法,悲智双修,与孔子必仁且智之义,如两爪之相印。”(梁启超《谭嗣同传》)。章太炎先生亦慨叹:“自清之季,佛法不在锱衣,而流入居士长者间。居士说佛法,得人则视苾刍为盛,不得则无绳格,也易入于奇衰。”(章太炎《支那内学院缘起》)盖国势日蹙,世风转移,虽在禅门,岂能例外?法久弊生,徒添络索,以质求文,或其时乎?宗门人物可称道者,仅来果、月溪、圆锳、虚云诸大师,尚能略承昔贤遗响,发扬先哲德范。而袁公焕仙、南公怀瑾师徒二人,则以居士身弘宣禅法,维系千年道脉于不坠,非仅大得教下精义,亦深契别传心印,兼融儒、道、医诸家,不失无上正等正觉微旨。先生既出南公门下,见地、功夫、行愿三者,皆可谓独步一时,由其一生行事观之,实可称为宗门得人,龙象重兴,可谓大法垂绝而气复振,世风衰变而道未丧也。至于文化慧命之维系,社会人心之振拔,人多已知之,则又不必详论矣。

先生尝创办达摩书院,卜址台湾苗栗,讲学多年,影响甚巨。凡识与不识,皆知其为人也,愿力宏大,器识恢广,气宇如王,胸襟若天,喜怒通四时,吉凶合鬼神,然又心超尘表,学穷化工,廓然无圣,志通玄邈,一如寒潭秋水,无物可方,飞鸟掠空,无迹可寻;其禅法焉,则理与行并重,教与宗兼顾,壁观境界之上,尚有悟入之宗旨,向上翻转之一着。而一旦有所契入,亦必符证经典,参照《楞伽》、《楞严》二经,以圣言量印心,扫荡一切边见,故非仅其行事颇似初祖,即禅风亦甚得其真义耳。

除长期习禅,深得宗门奥义之外,先生又精研唯识,擅长教理,以为唯识与禅法,实乃相辅相成,彼此依恃,而《楞伽》诸经,适可沟通二者。盖经典教言之说,皆如来心地法门,千种善巧,万种方便,皆不过证量工夫之示现,接引学人之津梁。而唯识与宗门,一显一密,一曲一直,本来即不一不异。谢灵运《石壁立招提精舍诗》:“禅室栖空观,讲学析妙理。”或略可方之,庶几近之也。

先生长期精研中国文化,熟稔西方哲学,重视逻辑,强调经验,凡开示说法,均能融通儒释道三家,撷采西方哲学精义,世法出世法,信手拈来,皆可以入禅。其门庭设施,或圆而神,或方以智,或痛快自在,或辛辣舒展,或绵密高古,或平实厚质,或以简易救迂缓,或以迂缓救简易,或转俗归真,或回真向俗,悲智双资,自他俱利,有遮有表,有说有止,皆当机施教,无有定法,不拘成格,不住生死,不入涅槃,不落有无,不滞二边。其范围之广大,议论之宏通,既非时贤可比,更非同侪能追,可谓远祧达摩,近承南公,与历代祖师同一鼻孔出气,与古今大德把臂同行,与诸佛菩萨共游寂境。又借教引禅,假西方哲学入教。禅法为本,哲学为用,哲学虽非禅,亦可不离于禅,契时应机,随盘走珠,扩展禅法新境域,开拓宗门新气象。倘若谓其为维摩诘化现,傅大士再世,庞居士重来,亦决非个人一时之溢美,乃诸多参修者诚服之谈也。

\

达摩之静坐壁观,实即定心澄止,默一起观,照理分明,亦称为禅观或止观,乃儒释道诸家之共法,证入形上法身之手段。儒家由定静安虑得契入明德境界,老子之“致虚寂,守笃静”,庄子之“坐忘”、“心斋”,释家之奢摩地,皆此之类也。而禅宗旨趣,尤重心法,虽非即是禅定,然亦不离禅定。盖戒定慧三学,定乃核心基础,入手实践之根本,其义之大,既可让戒体庄严,复能使智慧浚发,最终则成就无上正觉,契入菩提果海,即所谓明心见性,与道体合一者也。仰山禅师岂不早已有言:“若不安禅静虑,到这里总须茫然。” 则定与戒、慧,是一而非三矣。故古昔大德,或坐破七、八个蒲团,或数十年胁不至席,必至工力深厚,念念定慧,刻刻清净,八风不动,雷霆不惊,一旦悟机现前,身心脱焉如忘,且悟复不见,忘亦不立,始可死而复生,无一不自在耳。而掩室闭关,静七专修,克期取证,仍不失为锻炼人才,培养龙象,最为重要妥适之法。历代宗门大德,皆无不乐用之矣。惟兹事言之易,行之艰,非具通天手眼,见行圆熟,悲心彻骨,接引多方者,何能堪此重任,主持如此大事耶?如若有之,则先生是也,大菩萨是也。

细读《静坐散记》一书,即不难知道,先生之锻炼学人,接引造访,如驱耕夫之牛,夺饥人之食,胡来胡现,汉来汉现,杀活当机,啐啄同时,妙趣充溢,生机盎然。诚如黄龙南慧禅师所言:“摩尼在掌,随众色以分辉,宝月当空,逐千江而现影。”要在剿绝学人情根识锁,拨出本来心光性灵,回归法身清净本体。其用心辩器度人之苦,勘验助成悟缘之奇,谓为世出世间风范,人天共仰师表,当非过誉之言也。倘以凡庸妄情猜测,意识分别卜度,则与隔重壁而窥旻天,限寸心以量沧海,何有异乎哉?而百年禅风,历尽沧桑,始则天地闭,贤人隐,终则天地变,草木蕃,此亦为一大象征,非仅关涉禅门之重辉,亦文化复兴之一大幸事。而如来藏之愿力机用,更不可思议耳!至于闻法受熏,棒下聆益者,虽入道有深浅,受溉有大小,均无不善根萌动,本心引发,活机涌起,大欢喜现前,如释尊所言:“居静是快乐,知法是快乐,无瞋是快乐,悯生是快乐,无欲是快乐,于世无贪着,调伏我慢者,是为最上乐”(《即兴自说·目真邻陀经》)而最上乐之境,若譬之为大海从鱼跃,长空任鸟飞,亦不为过也。惟各自受用,皆心上之事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续凫截鹤,未可强齐也。

印心之《楞伽经》尝云:“佛语心为宗,无门为法门。”真禅修者,必离心意识参,绝圣凡路学,无途径可走,无痕迹可留,无枝叶可攀,无言语可状。故从达摩东渡以来,历代祖师说法,百般设施,万种方便,费煞悲情苦志,用尽心智精力,皆万不得已之事。而纵然说尽一切法,最终仍无一法可说,如大音之无声,必归于止默,始是真说法。盖直指心性之旨,曷关乎言诠?般若正智本自性源,焉能向外觅求?易言之,文字固然可通般若,如达观《石门文字禅序》所云:“禅如春也,文字则花也。春在于花,全花是春,花在于春,全春是花。而曰禅与文字有二乎哉?”然一旦明见本心,洞达法性,独步虚空,遨游法界,仍不妨弃之如糟粕,丢之如药渣。而先生开示说法之苦心,始不致枉负埋没耳!

自家宝物原来在,何劳语言费安排?禅门活法,勿关死语,更非思议中事。故进而言之,即《静坐散记》一书,虽横说竖说,时见机锋,充满禅趣,别具妙谛,亦不过识得自家宝物之筏喻,援手度众之指符也。倘若执着语言知解,拖泥带水,受缚遭碍,堵塞悟门,遗忘本心,茅蓬性海,废弃躬行,则正好痛吃先生辣棒,听取霹雳一声大喝。而所谓禅七,亦非禅七,本无禅七,乃为禅七。盖刹那缘会,缘灭即散。过去不可留,未来不可逆,现在不可住,惟八识(阿赖耶)田中,可供其薰染藏身,乃一真法界之事。解空不解离声色,似听孤猿月下啼。不缚于禅者,始真深于禅。反权合道,离指见月,妙入玄机,一切无事,于法自在,方是习禅正途。是耶非耶,非耶是耶,读者诸君,自可判识焉。

余学道未深,教观双乖,幻情妄想,头上安头,忘机弃时,罪过非浅。惟深知道不为尧桀而存亡,性不以圣凡而增损,从此悬崖撒手,始可万事冰消。即所谓人法俱尽,取舍皆忘,冥契天道,活机无尽也。故不揣孤陋,摭拾塍义,略缀数言,聊以为序。

二00八年九月九日老旧谨识于筑垣水心溪梦馆之晴山书屋


本站后注:

此书当当网有售,我已买了一本,看了之后,真的是感觉非常好.建议大家买一本看看,购买网址:http://www.shixiu.net/buybook.html

本文链接:《探寻生命的真实--静坐散记》序

上一篇:《坐忘论》与佛教禅定止观法门

下一篇:《佛说无量寿经》之力用、教相

你可能感兴趣
  • 《胜鬘经》

    《胜鬘经》

    《胜鬘经》,全称《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》。又称《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经》、《师子吼

  • 《西方确指》持戒近善、转

    《西方确指》持戒近善、转

    《西方确指》持戒近善、转短命为长寿之法 僧不二将投师受戒。菩萨曰:“惜哉惜哉!堂堂相貌,

  • 「一日夫妻百日恩」有何含

    「一日夫妻百日恩」有何含

    古代夫妻相处之道萧意辛是辽国人耶律奴的妻子,父亲是驸马都尉陶苏斡,母亲是呼图公主。萧意辛

  • 《般舟三昧经》的念佛禅观

    《般舟三昧经》的念佛禅观

    《般舟三昧经》的念佛禅观启示  《般舟三昧经》的念佛禅观启示  释惠谦  慈光禅学学报第